十二生肖 每日运势 财运解密

时间:2019-07-11 07:00:01 来源:重庆在线 当前位置:翠屏丹崖粲如绮 > 汽车美容 > 手机阅读

李渊年老昏庸,晚年又为女色所惑。建成、元吉于是勾结李渊宠妃,逐渐获得了其父的好感;而李世民刚正不阿,不肯讨好李渊的宠妃,因此遭到她们的忌恨,也逐渐与李渊有了嫌隙。建成、元吉二人于是趁机中伤李世民,挑拨世民与李渊之间的关系。李渊于是日渐疏远世民,并在二人的怂恿下削弱秦王府势力,将世民的一干亲信都调出秦王府。之后,二人借突厥入寇之机,说服李渊以元吉代替世民出征。二人打算借机削夺秦王府精兵猛将,彻底剪除世民羽翼,并密谋趁世民为元吉出征践行时,以伏兵杀之,而后逼迫李渊交出政二人的密谋为世民在东宫的眼线王晊所知,王晊随即向世民密报此事。李世民得知后,与长孙无忌等心腹商议对策。长孙无忌、尉迟敬德等人都力劝世民先发制人,“行周公之事以安社稷”。世民犹豫不决,以至于要以占卜来预测吉凶,张公瑾打断占卜,并说服世民下定了最后决心。随后,房玄龄、杜如晦化装进入秦王府,与世民等人谋划发动政变。恰在此时,太史令傅奕密奏:“太白见秦分,秦王当有天下。高祖李渊得知后龙颜大怒,召秦王李世民入没想到,李世民进宫后对于太白见秦分的天象没有任何解读,反而密告建成、元吉二人淫乱后宫。李渊听后非常吃惊,再也顾不上什么天象,令世民第二天进宫与建成,元吉对质。李世民回秦王府后,领兵埋伏于临湖殿。建成、元吉第二天经玄武门进宫参加会审,不意在临湖殿发现了伏兵。二人欲东归宫府,被李世民和尉迟敬德杀死。建成、元吉党羽听闻二人被杀,集结两千(一说三千)兵力猛攻玄武门。此时张公瑾一个人及时关闭了城门,宫府兵难以攻入。玄武门禁军将领敬君弘、吕世衡领军出战,寡不敌众,皆战死。宫府兵眼见一时难以攻入,便鼓噪要攻打秦王府,尉迟敬德向宫府兵展示建成、元吉二人的首级,宫府兵于是溃散。随后世民派尉迟敬德入宫,逼迫李渊交出政权。至此,玄武门之变以李世民的胜利而告显然,正史这种“一边倒”的叙事方式,很容易让人怀疑其叙事的立场是否中立。李渊、李建成、李元吉三人真就如此不堪吗?李世民的功劳是否被夸大?玄武门之变的真相究竟如对正史的质疑和修事实上,李世民以兵变夺权,得位不正,对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七“贞观十七年七月条”(《唐会要》卷六十三“ 史馆杂录 ”条同)云: 初,上谓监修国史房玄龄曰:"前世史官所记,皆不令人主见之,何也?"对曰:"史官不虚美,不隐恶,若人主见之必怒,故不敢献也。"上曰:"朕之为心,异于前世帝王。欲自观国史,知前日之恶,为后来之戒,公可撰次以闻。"谏议大夫朱子奢上言:"陛下圣德在躬,举无过事,史官所述,义归尽善。陛下独览《起居》,于事无失,若以此法传示子孙,窃恐曾、玄之后或非上智,饰非护短,史官必不免刑诛。如此,则莫不希风顺旨,全身远害,悠悠千载,何所信乎!所以前代不观,盖为此也。"上不从。玄龄乃与给事中许敬宗等删为《高祖》、《今上实录》;癸巳,书成,上之。上见书六月四日事,语多微隐,谓玄龄曰:"昔周公诛管、蔡以安周,季友鸩叔牙以存鲁。朕之所以,亦类是耳,史官何讳焉!"即命削去浮词,直可见太宗非常忌讳玄武门之变那段历史,以至于打破惯例,亲自翻阅史书。结果他对许敬宗等人所修的实录很不满意,明确要求重修,并为自己辩护,声称自己所为,乃是周公诛管、蔡以安周,季友鸩叔牙以存鲁的正义之举。那么,在太宗如此指示下修成的史书,将他的政敌李建成和李元吉污蔑为管、蔡一类的乱臣贼子,并极力刻画其父高祖李渊平庸无能的形象也就不足为奇了。而许敬宗后来不负太宗所望,“圆满”完成了这项政治任务,并得到了太宗的嘉李世民这段话的意思很明白,他在玄武门之变之变的所作所为,是类似周公诛管、蔡以安周,季友鸩叔牙以存鲁的正义之举,那么在这场血腥的政治事件中,他李世民是周公,而他的政敌李建成、李元吉是管、蔡一类的乱臣贼子,而连带着的支持建成、元吉的高祖是平庸无能之辈,这样的逻辑很难懂吗在李世民如此指示下重修的武德实录刻意贬低、污蔑建成、元吉和高祖李渊,岂不是一目了然吗但是,篡改历史毕竟是件劳心费神的蠢事,许敬宗之流虽然为政治目的而掩盖历史真相,但还是留下了许多漏洞,历史的真相终究是能够透显出来的晋阳起兵是是谁我们知道,李唐开国,肇始于晋阳起兵。所以,若晋阳起兵果真出自李世民的谋划,那么李世民就为李唐开国立下了头功,这无疑使他对皇位继承权具有某种合法性。对于这一问题,答案是否定的。晋阳起兵事实上是唐高祖李渊的大手笔,只是当时李渊的长子李建成和四子李元吉都在河东老家,只有次子李世民在身边,所以李渊谋划起兵的部署安排都需要与李世民商量。也就是说,李世民只是从旁协助参与,李渊才是总揽全局的晋阳起兵的真相,可据信为实录的是温大雅所撰的《大唐创业起居注》(以下简称《起居注》)。这本书详细记载了李渊父子自晋阳起兵到攻克长安的全过程,翻阅此书,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晋阳起兵是出自李渊的大手笔,李世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与他的兄长李建成是一样的,只是从旁协助而已。那么,为什么说《起居注》比正史更可靠呢?原因有二,首先,《起居注》的作者温大雅是李渊的大将军府记室参军,《起居注》所记载的事情都是他亲眼所见所闻的,是成书在前的第一手史料;而两唐书等正史是依据被史官篡改过的实录修成的,可信度自然远远比不上《起居注》;本来我觉得这个问题已经说得很清楚,可惜这李白实在是让人无语,他说两唐书是五代和宋朝时修成的,李世民怎么会管得到两唐书的修纂?这哥们一贯的伎俩就是这样,先是故意捏造一个错误的说法,把发明权转到你名下,然后说你犯错了,要不要脸啊?我说的是两唐书基本是根据唐朝官修的实录编的,而武德、贞观两朝的实录明显经李世民指示被篡改过,所以从史料源头上讲可信度存疑,到他那就成了李世民根本不可能管得到几百年后两唐书的修纂,真是可笑。不过这一贯符合此人的阴暗作风,一开始就有罪推定地大骂我抄袭,丝毫不考虑时间先后的逻辑问题,闹出滑天下之大稽的李白抄袭苏轼式的笑话,所以在具体攻击我的文章时又一次地捏造我说李世民几百年后跑到五代和宋朝去干预两唐书修纂的笑话。《创业注》成书的时代我起先并没有详细考辨,但从该书的行文语气等判定,肯定是在贞观以前,结果他非说是在贞观年间,幸而唐朝开元年间的史学家刘知几的《史通》有明确的记史通》外篇卷十二记云:惟大唐之受命也,义宁、隋恭帝,武德唐高祖间,工部尚书温大雅首撰《创业起居注》三篇看到了吗,《创业注》成书的时间是在义宁、武德之间。正因为此时是高祖李渊掌权时期,所以温大雅所记,才没有被篡改而一味夸大李世民的功劳而贬低建成、元吉以及高祖李渊。


上一篇【生肖运势】点击查看2019运势

下一篇上坡和下坡(经典!)

相关文章:

汽车美容本月排行

汽车美容精选